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小说 > 江湖博

北上山东战地情缘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恩怨重逢(下)

    “和陈世今关系很近?”陆菁听到这里,心中再添疑惑道,“等等,我记得朱元璋今日与我对话,一直都有清楚我和傻蛋这几天的大概动向我和傻蛋这段日子与童琛大哥‘来往’,想要知道我和傻蛋的下落,就必须从童琛大哥那里得到消息;而敌军阵中非陈世今这样级别的将领,并不能清楚这么说来,傻蛋分析得也有些道理”

    “而且,我一直搞不清楚,陈世今原本计划独自一人前往琥丘的意义何在”唐战继续疑惑道,“童琛与司马寒衣战死的消息,他应该也已经知道了——如今潼关正面临沦陷危境,他哪还有‘闲心’一个人去琥丘?而且你说好巧不巧,今晚我军又正好兵发琥丘,皇上下达军令果断坚决,连眉头都不皱一下的”

    唐战最后“灵光”一句,陆菁听来像是恍然大悟了什么,两眼不禁一怔。

    “真要说起来,比较来看,皇上安插在敌阵的内应精明不少,而陈世今本人身为潼关主将,却是迟钝多了,所行之事毫无道理可言你说是不是,菁儿?”唐战继续叨咕一句,然而回头却看见陆菁一脸惊愣的表情,不禁问道,“菁儿菁儿?——”

    “该不会该不会”陆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神情愈显惶恐不安,“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这一切就是一个天大的局,我们都不过是被利用的棋子罢了,还有秦兄弟和樱妹的死我不敢相信是那样,但现在,这是唯一能解释这一切的可能”

    心中越想越害怕,陆菁的四肢甚至有些发麻,骑在马上战栗不安。

    “菁儿,你怎么了?喂,菁儿”唐战则是看着陆菁“着魔”的表情,不停呼唤道

    “出发!——”可突然就在这时,营外军令号声一响,十万大军整装待发,开始启程前往琥丘而去。

    军令声将陆菁从“噩梦”中唤醒回来,陆菁定眼抖擞一阵,驭马缰绳正喝道:“走,我们快点前往琥丘!驾——”形势似乎十分紧张,一刻耽搁不得,陆菁急迫得连唐战也未理会,转身便跟随大部队而去。

    “菁儿——”看着陆菁异样的神情,唐战急切呼喊一声,拍马跟了上去

    夜幕降临,琥丘峰顶

    按照七日前与郑羽化的约定,陈世今今日独自一人到至琥丘,赴守同门决战之约。虽然临走之前,自己收到了苏佳挫败郑羽化的消息,但陈世今还是按约来到此地——他相信人变约定不变,就算郑羽化因故不能前来,自己一直期盼的身影,也会如约而至

    “呼——呼”今晚的风很大,尤其是在山顶,夜幕笼罩下的高山峻影,黢黑耸立,如骨感的苍纹,深沉中带着静谧。

    只可惜,今晚的夜色,并不能共鸣起伴人心中的思旅,反倒是即将到来的生死决战,提前渲染了悲凉的杀机。陈世今独自一人站在峰顶高台,身携佩剑,吹着夜风,紧闭双眉,若有思绪,静静等候着期盼身影的到来。

    “忆瑶,我相信今晚你会代替郑羽化,前来与我赴生死一战”陈世今闭定双眼,心中默默道,“三年不见,且不知现在的你,究竟成长了多少”

    暗语间,陈世今满含着昔日的回忆,三年前在追风派的“血仇之别”,如今仍历历在目

    (回忆中)

    “灾难”那日,李忆瑶(苏佳)第一次,得知陈世今叛变的真相,心中彻底堕落与绝望

    李忆瑶抬头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可是这个身影却太陌生了,因为他身着蒙元将士的铠甲,骑在蒙古铁骑上,一张冰冷的面孔挂在上面。

    他是陈世今!

    李忆瑶现在已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她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场噩梦只可惜,这不是梦,而是残酷不变的事实。

    陈世今用冰冷的语气说道:“忆瑶,是你”

    李忆瑶浑身发颤,哭着说道:“你你为什么会穿着蒙元士兵的铠甲,你你为什么”

    陈世今严肃道:“不为什么,我现在是蒙元西城大将,我已经投靠朝廷了!”

    此话一出,李忆瑶顿时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她的心如同被雷电劈中,然后烧成了灰烬李忆瑶恍惚了一下,然后眼神突然变得杀气腾腾,怒视着陈世今道:“你为什么为什么要投靠蒙元朝廷——回答我!!!”最后这句“回答我”声音特别响亮,在场的蒙元士兵都吓了一跳。

    陈世今面无表情地说道:“投靠明主,能享尽荣华富贵,这就是理由!”

    李忆瑶哭着道:“你不是说过,要我和你一样成为一个胸怀天下、寄心于民的人吗?可是你居然反其道而行之,成了蒙元朝廷的——走狗!”

    陈世今望着满脸哭腔的李忆瑶,冷笑道:“哼,忆瑶,奉劝你一句,不要轻易相信一个男人的话,尤其是一个只和你说道理,却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的男人。就像我,天天为你讲道理,可是却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任何事”

    李忆瑶再也没有对陈世今抱任何的希望,迅速拔出佩剑。周围的蒙元士兵见状,纷纷严阵以待。李忆瑶剑锋直指陈世今,狠字咬道:“陈世今,你这天下人人恶之的狗贼,我要杀了你!”于是一声长啸而过,李忆瑶速度极快地挥剑而去

    只可惜,李忆瑶最终武功薄浅,败于陈世今之手

    (现实中)

    “久日不见,物是人非,不知道现在的忆瑶你,与我‘重逢’后是否还会像三年前一样,嫉恨心头视我仇敌只是这次重逢,或许就是短暂的生死一战”陈世今静默一声,临战之前,倒是多了几分淡然的闲心。

    “呼——呼”晌时,夜风再次吹拂而过,扬起陈世今垂然的发鬓,腰中长剑寒光熠熠——在那一刻,陈世今似乎是想起了熟悉的往事,不由解开剑鞘的绳子,满目深情地看着剑身。

    “和原来一样啊,晚上御剑吹着风”陈世今缓缓一笑,想起莫名的回忆说道,“这倒还真像了,我在追风派的时候,一直没有承诺和忆瑶你的约定”

    朦胧夜色下,陈世今不由再次回忆起,在追风派时,与苏佳的约定

    (回忆中)

    三年前,追风派东岭大殿

    这晚,陈世今与李忆瑶受莫天行掌门之命,二人一同前去大殿收拾文卷,因为文卷过于繁多,等到二人收拾完毕,下山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今晚夜风习习,令人思绪难眠

    “哎,好累啊莫掌门也真是,大晚上把我们叫去,还以为是有武功秘籍之类的好东西传授我们呢,谁知道竟是收拾书卷这样的破事儿”下山途中,李忆瑶不断挥动着酸痛的手臂,满声抱怨道。

    “没事的,忆瑶,掌门特意点名让我们两个前去,说明是关心和照顾我们”陈世今倒是挺看得开,笑笑一声道。

    “可是没必要收拾这么多吧?搞得忙活这么晚,我都快累得散架了”李忆瑶又抱怨一句,不时叨咕道。

    “既然这么累,忆瑶你就早点回去休息吧”陈世今关慰一句,二人又正好顺便走到了分岔回家的路口,遂温文善意道。

    “不行——”然而,李忆瑶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突然提起几分精神道,“我突然想起来了,陈师兄你答应过我,要教我剑法招式的这几天你一直忙得没有时间,今天晚上正好有空,不然你现在就教我吧——”

    “现在?这”陈世今似乎是有些推脱,望了望天上的夜色,微笑婉拒道,“今天太晚了,我看下次吧”

    “噢”李忆瑶听了略显失望,吱应一声后,便一脸没落地与陈世今在路口分别

    又是一晚,李忆瑶,徐双,吴贤和鲁涛四人,一起站在师门山下——陈世今受莫天行之命,前往汴梁任务十日之久,今晚终得回来;四人得到消息,晚饭过后就一直守在路口,期盼着师兄的归来

    今晚同样凉风拂过,静谧中带着一丝清冷

    “这样真的合适吗”徐双在一旁看着李忆瑶“固执”的样子,不由问道,“忆瑶师姐,晚上这里好冷啊,不如我们回家等陈师兄吧”说着,徐双不由耸了耸肩膀。

    “不行,今晚一定要等陈师兄回来——”李忆瑶手持长剑,坚持说道,“陈师兄答应过我,要教我剑法的——可是被莫掌门一声号令,去往汴梁十日未归今晚无论如何,我也要等他回来,承诺他对我的约定!”

    “可是我好困啊我们回去吧”吴贤也在一旁有些不乐意,哈欠连天道。

    “要不忆瑶师姐你一个人等,我们几个先回去了”徐双继续耷拉一声,实在是不想陪师姐一起继续在这里“受罪”。

    于是,徐双、吴贤和鲁涛三人先行回去,留下李忆瑶继续一个人在这儿等候

    李忆瑶始终坚信望着前方,冒着夜里的风寒,至始至终也要等待陈世今的归来。

    终于,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山口正道前方,朦胧月色下,陈世今的身影渐渐浮现

    “陈师兄——”李忆瑶兴奋地跑了过去,迫不及待迎接道,“太好了,你终于回来了”

    “忆瑶?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陈世今见了,不由关心道,“晚上天冷,小心别冻着。我回来已经没事了,忆瑶你快回家休息吧,否则小红姐姐知道了,怪担心的”

    “可是陈师兄,十天之前你不是答应过我,要补偿教我剑法的吗?”李忆瑶不依不饶继续道。

    “我是说过,可是后来因为莫掌门的任务,无意耽搁了”陈世今应声一句,看着李忆瑶期盼的眼神,恍然大悟道,“你今晚在这儿专程等我,该不会就是为了这事儿吧?——”

    “当然了——”李忆瑶迫切点头道,“这些天你老是推三阻四的,被这事情那事情耽搁今晚你回来了,这回总没事了吧?你答应过我的,不许反悔——”最后一句,李忆瑶甚至有些撒娇道。

    “可是今天太晚了,我刚从汴梁回来又这么累”陈世今笑了笑,婉言推脱道,“下次吧,忆瑶,下次我一定教你时候也不早了,你快回家休息吧,别在这里冻出病来”

    于是,陈世今又一次拒绝了李忆瑶——十日的等待却是这样的结果,李忆瑶心中更显失落

    生辰日前两日,晚上李忆瑶和红云一起去别的住处照顾生病的师姐,回家的路上正好碰上了从西岭一处回来的陈世今

    今晚依旧一样,凉风拂晓,沁人心脾

    “陈师兄——”看见了陈世今,李忆瑶不禁兴奋喊道。

    “是忆瑶,还有小红姐姐”陈世今的表情略显匆忙,像是刚刚行完调命任务,看见李忆瑶和红云,招呼甚至有些匆忙。

    “这么晚了,你上哪儿去了?”一向关心师弟师妹的红云,不禁先问道,“我记得,这几天莫掌门没有安排你什么任务啊?为什么你像是刚从外面匆匆赶回的样子”

    “啊,有熟人找我点事,所以”陈世今似乎刻意隐瞒着什么,神情略显慌张道。

    “那今天晚上,陈师兄你有没有时间”李忆瑶还想提“练剑”的事,继续问道。

    然而不等李忆瑶说完,陈世今又言道,“一会儿我还要下山一趟,小红姐姐你和忆瑶没事的话,就先回去吧”

    “果然”李忆瑶听了,表情失落到了极点。

    “那你别忙太晚了,早点回家休息”红云淡淡一笑道,“还有,过两天是忆瑶的生辰日,别忘了送忆瑶礼物哦——”

    “啊,忆瑶的礼物我早就准备好了,倒时候忆瑶一定会喜欢的——”陈世今冲李忆瑶笑声一句,然而却没怎么看李忆瑶几眼,就匆匆跑下山去了

    “好了,他虽然忙,却没有忘记忆瑶你的生辰日,还说给忆瑶你准备好了礼物,你干嘛还这么不开心?”红云看着李忆瑶愁眉苦脸的样子,笑笑一问道。

    “陈师兄根本就不关心我”李忆瑶却是满脸抱怨低声道,“说是教我剑法,这么多天过去了,却一直推脱”

    “行了,陈世今不是天天都忙嘛——这也没办法,毕竟他是门派的首席弟子,忆瑶你也得体谅体谅”红云继续安慰道,“再说了,他都答应三天之后,送给忆瑶你生辰日礼物”

    “是又怎样,反正他本人也不一定来”李忆瑶继续哀声低怨一句,遂一脸失落地陪红云回了家

    果然,两天之后的生辰日,陈世今托徐双等人送来了礼物,自己却没有来

    又过了一天,陈世今与李忆瑶,下了二人生平的最后一局棋

    再之后“峨眉论剑”之日,李忆瑶亲眼见证了陈世今的叛变,心神彻底绝望,更是忘记了陈世今答应教自己剑法的约定,从此之后便是再无相见

    可是这个约定,如今的陈世今,却仍旧还记得

    (现实中)

    今晚琥丘峰顶,凉风习习,陈世今看着手中的长剑,不由再次想起曾经的约定。闭眼凝神静待,陈世今心中默默道:“忆瑶,我还没有忘记,当初教你剑法的约定今晚依旧凉风拂过,如果你还像从前一样,满含期待地找我,我会履行约定——毕竟今晚一战,将会是我们最后的重逢”

    脑海中闪过无数次苏佳(李忆瑶)夜晚期待自己的身影,陈世今还在幻想着,那时的画面能够重现

    “呼——呼”凉风吹过,骤冷降寒

    陈世今缓缓睁开眼,竟是再次见着了三年前的画面——苏佳独自一人顶着夜寒,出现在自己身前

    (泊星石书院)(pt老虎机注册送38首页)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