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65 部分阅读

    爹坏笑起来。(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

    “专心……专心屄……”

    凤来强忍羞意,声如蚊吟。我若不是地耳,绝难听见。然而听见后却又为清丽娇妻的嘴里竟能吐出如此下流的字眼感到讶异!

    爹仍不饶她:“谁的屄?”

    肥大的屁股还磨盘般转动着,想象得到那根棒子此时必定也正在凤来紧窄的嫩穴中搅动。

    风来被他搅得一阵娇喘,意乱神迷之下抛弃了最后一丝廉耻,搂住爹的脖颈,媚声道:“儿媳的屄!儿媳要爹爹屄!”

    爹得意地“哈哈”一笑,不再折磨她,将肩头粉腿放下,令其盘在自己后腰,自己则全身贴伏在美人身上,全力挺耸起来。下身忙着,上头也不闲,两手环抱凤来粉颈,一张大嘴不停地与她口对口亲着嘴儿。凤来纤细的娇躯被他撞得来回耸动,幸而及时用手扳住了登板,才不致被爹撞到地上。

    谁也没再说话,全心全意沉浸在交合的快感之中,屋内只剩下肉与肉的噼啪响声、“滋滋”的水声和亲嘴声。

    娇妻在屋内被她的公爹、我的亲爹得不亦乐乎,而我这个丈夫却只能作壁上观,实在是可悲!我无可奈何地咽了口唾沫,悄悄伸手到胯下,隔着裤子揉搓起怒耸的来。

    这正是:翁媳同榻舞春意,承欢仙姝是我妻。

    头戴一顶龟公帽,苍翠堪与碧玉齐。

    原以为他们翁媳的肉戏还得演上好一阵子,却不料爹了百多下便开始身体乱颤,竟似要泄精。看来他只有舌功了得,真功夫不行呀!

    更让我吃惊的是,凤来非但不推开欲一泄而快的爹,反而将他搂得更紧了,一双交叉钳在爹的臀后向自己身体勾,两张嘴吻得更紧。(tet文学网teteam.com)

    爹终于忍不住一阵猛插狠挺,最后死死抵住凤来娇躯一动不动了,臀部肥肉一紧一紧,显然是在射精!他居然把的精液射入凤来子宫里!这要是怀上了,我该叫那孽种“弟弟妹妹”还是“儿子女儿”我眼睛几乎要瞪出血来,一个是我敬重的爹,一个是我深爱的妻,两人做下苟且之事,而且爹还在我妻体内留下了孽种……怎教我不肝胆俱裂!然而怒归怒,我却没有勇气冲进去“捉奸”也没有资格“捉奸”毕竟我与娘在先……

    过了好一阵子,爹才缓缓问道:“乖媳妇,那药你吃了没?”

    凤来轻轻一笑,“当然吃了,没吃的话,我敢就这么让你射进去?”

    药?什么药啊?又是戴福弄来的么?吃下去就不会怀上孩子?正思忖间,隐隐听见对过的房内传来细碎的声音,正凝神听时,房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苍白的头颅探了出来,鬼祟地向爹娘的卧房张望着。

    我定睛一看,顿时气血翻腾,太阳穴直跳。探头之人正是老狗戴福!正要觅你,你却躲在此处!我纵身一跳,如饿鹰奔兔般向戴福斜射过去。

    戴福老眼昏花,被从天而降的我惊得一颤,揉了揉眼睛仔细看了看,立即如遭蛇咬,差点没打地上蹦起来,头一缩就想关门。

    我伸手用力一推,门不但没关上,连他自己都摔得四仰八叉。我冲上前一脚踩住他的胸口,正待喝斥,耳边却听得一声娇叱:“慢动手!”

    我吃了一惊,抬头望时,却见娘端坐在里屋八仙桌前,只好不甘心地狠狠在戴福胸前狠狠踩了一下,这才缓缓收回脚,转身向里屋走去。

    及至近前,我仔细一看,只见娘形容憔悴,粉脸已失去旧日光彩,眉宇之间隐含无限哀愁,心中一凛,忙问道:“娘,瞧着你脸色不好,怎么了吗?”

    话说出口才意识到这是明知故问。

    娘轻叹一声,示意我坐下,缓缓说道:“那日从你那儿回来,我也与你爹谈过,求他原谅我母子,然其不依不饶,定要将我休之而后快,万不得已之下,我只好……只好想出了一条下策……”

    我心中暗自叹了口气,“所以您就设计将凤儿诓来,再从戴福这儿索来回春丸之类的药,偷偷下到他们的茶水中,撮合他们翁媳做下之事,对吗?”

    此言一出,就见娘浑身猛地一颤,如同被人刺了一刀,全身僵直,脸色变得苍白如纸,嘴唇艰难地翕张着,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你怎么知道……”

    我冷笑一声:“我都看见了。娘诶,我的亲娘!为了保存自己的脸面,你竟将儿媳卖掉了!这是何等荒唐之事?婆婆撮合儿媳与公爹苟合,简直闻所未闻!”

    说罢回首望着抖衣而战的戴福,“而且竟然还与出卖了你我母子的叛奴联手缔造这出丑剧!”

    望着戴福那猥亵的面孔,厌恶至极,怒骂道:“你这苍髯的老贼,皓首的匹夫!一再作出以奴欺主之事,我居然不知你有如此狗胆!”

    他勾搭凤来苟合偷换之事,当着娘的面不便明说,只好一通乱骂,越骂越气,抄起桌上的茶碗甩手便砸过去,顿时将他打得头破血流。“滚!不要再让我见到你!”

    戴福捂着血流如注的额头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娘却以手遮面,娇躯颤抖着,泪水不断地从指缝中渗出。“我娘家也是有头脸的……多少只眼睛看着呢……要真被你爹休掉,我就只有……寻死一途了……茂儿你盼着为娘去死么?”

    我的心何尝不是如同针刺刀剜?唉!造化弄人啊!瞧瞧我这一家子,我与娘乱了纲常,爹又与我妻子逆了人伦;我给爹戴上了绿帽,爹也替我系上了绿头巾。好好的一个家,竟搅成了一锅糊涂粥!

    再想想先前戴福与夏荷等一干丫头仆妇的混乱关系,凤来与房子龙的藕断丝连,我觉得自己简直就是生活在一个世界!

    一线阳光从窗缝中斜照进来,所照之处,无数细小的尘埃在空中飞舞着。我感觉自己就是那无数尘埃中的其中之一,身不由己随风舞动。被家庭、世俗的桎梏牢牢地束缚着,只好随波逐流,和光同尘。

    回头看看无声痛哭的娘,我粗重地长出了一口气,伸手将娘揽入怀中,在她耳边柔声道:“好了,事情已经出了,一切都照你的计划顺利地进行着。爹如今也有把柄在你手中,断不至于再提休你之事。凤儿那里……”

    说到凤来,我心中一痛,旋即又强压住了,勉强笑道:“就由她去吧……我只当甚么也不知道。”

    娘没有说话,只是娇躯颤抖得更厉害,指间渗出的泪水啪嗒啪嗒地滴落在青石砖上,洇湿了一片。

    “我得走了,我不愿让他们知道我已撞破此事。那样的话凤儿会很难堪,甚或……寻了短见也未可知。”

    我抬手替娘理了理散乱的秀发,“别伤心了,将来我们会怎样,走一步看一步吧。只是戴福那老匹夫,再也不要与他有往来。”

    娘捂着脸不说话,只微微点了点头。我站起身来深深吸了一口气,感觉心情稍稍平静了些,便大步流星出了房门,四下看看无人,踮步拧腰上了房,循原路小心翼翼地离开了老宅。(pt老虎机注册送38首页)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