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最后一年!

    readx;    是我,张麟。(tet文学网teteam.com)

    听到这个回答,王耀怔了,旋即眼睛眯了眯。

    他怎么知道自己的电话?而且。他打电话给自己做什么?

    诸多疑惑萦绕在心头,王耀便开口问道。什么事?

    不方便在电话里说,你现在来外面,我等你。张麟的声音传了出来。

    他在现场?

    王耀意识的扫了一眼现场,可惜人有点多,并不能找到张麟的所在,那边旋即挂断了电话。

    王耀收回了目光。对一旁的程冰说道,一局你上吧。

    我上?程冰没反应过来。

    我有点事。

    王耀拍了拍他的肩膀,叮嘱道,不要紧张,他打的凶是凶了点。但明显跟他的队伍磨练还不够,你只需要稳住就ok了。记住,应对这种人。就不要把比赛当比赛,当成是rank去打。

    好吧。程冰若有所思。

    随后,王耀跟工作人员说了情况便离开了赛场。

    马路边。穿着灰色立领风衣的张麟正看着街道上车水马龙的景象,静静的等待着。

    最\\快\\更\\新\\就\\在

    走过去后。张麟转过身来,看着王耀,嘴角微微上扬,打的不错。

    听到这声夸赞,王耀神情古怪。

    他对张麟并没有什么厌恶的心理,最主要是因为上次输掉了solo之后,张麟并没有落井石。

    王耀solo输掉之后,星痕俱乐部的确拿这件事情炒作了一番,为星痕俱乐部引来了庞大的人气关注,也给王耀带来了诸多关于他能力的质疑之声,只不过作为主人公之一的张麟一直没有任何表态。

    这让他觉得,张麟这个人未必就是像刘伟霍云那种阴险小人。

    当然,王耀也不会因此对他产生什么好感,毕竟他跟星痕俱乐部的关系可以说是水火不容。

    谁让星痕俱乐部处处打压他们?

    既在敌营,那就该在赛场上见。

    那个王鑫的实力是有的,国服前二十的打野选手,只可惜还是太嫩了一点,迫切的想要表现自己,所以打的过于激进了,不明白过刚易折的道理。

    张麟评价道。(tet文学网teteam.com)

    你说的有道理。王耀笑了笑,你大老远从上海跑过来,应该不只是想说这些废话吧?

    张麟看了看四周,最后目光落到马路对面的咖啡馆,说道,我请你喝杯咖啡。

    摸不着头脑,王耀索性跟他进了咖啡厅。

    给我来杯美式,谢谢。

    坐来后,张麟微笑的对服务员说出了自己的选择,同时又看向王耀,示意王耀点。

    跟他一样。王耀对服务员道。

    实际上他对咖啡并不感冒,觉得味道太苦了,还不如喝雪碧可乐带劲。

    王耀等待着张麟的回答,可张麟却注视着窗外,一副精神恍惚的样子。

    好在没多久,张麟就回过神来,满含歉意的笑了笑,说道,抱歉,最近训练量有点大,所以精神状态有些不太好。

    王耀点点头表示理解,职业选手通常都习惯熬夜,再加上高分段的玩家也都是在夜间出没,白天想训练也很难排到人,除非是在比赛的前一天,职业选手才会好好休息放松,不然平时的白天基本上都是夜猫子典型症状。

    看见你的状态回升,我很高兴。张麟注视着王耀,但这还远远不够,离巅峰你的还有一些差距。

    高手,总能从对方的细微表现上看出一些端倪。

    难道你是想跟我交手么?王耀问。

    王耀能从张麟身上感受到那种渴望,强烈的渴望,渴望能超越一切,超越巅峰,在电子竞技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称王称霸!

    而王耀无疑是他很合适的一个目标。

    这种超越,决不仅限于个人实力上的超越,还有各方各面。

    不错。

    张麟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战意,我们都心知肚明,一场solo并不能证明什么,况且,那场solo的确没什么公平性可言。我可能没清楚的告诉你,我跟霍云不一样,他的眼光太狭隘了,狭隘到只在乎名声,身为一个职业

    他说话间,服务员已经将两杯美式放在他们面前,张麟的话也因此顿了。

    王耀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旋即皱起了眉头,一副喝了毒药的样子。

    对面的张麟轻笑一声,当初我刚入行的时候,俱乐部经理,哦,那个时候星痕俱乐部的经理还不是李南天,他请我喝咖啡,我也觉得太苦了,但他说这就是档次有些东西,你必须去适应。电竞也是如此。

    说着,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苦涩的咖啡入喉,神态却显得非常从容。

    现在的电竞不如以前了,以前那是真的苦,咖啡?那时候我们渴了都是在网吧厕所里灌自来水。

    张麟继续道,而现在,我却是电竞明星,一个月好几万的工资,还不算那些奖金。退役后甚至能轻松打直播,年入百万千万,不同了,真的不同了

    王耀莫名其妙的看着他。

    觉得我莫名其妙是吧?

    张麟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看着窗外,语气淡淡的说道,其实我个人也很看不起李南天的所作所为,可惜你应该明白,我们职业选手终究只是棋盘上的一枚棋子,操控棋局的人永远是那些高层。说实话,如果现在有选择,当初就不会接受星痕的招揽,可惜,那个时候我们都太穷了,连在网吧训练的网费都没有,能得到安心的训练环境,还有工资,那是我们当时梦寐以求的

    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张麟又陷入了精神恍惚的状态。

    这话却又让王耀既觉得诧异又十分的感慨。

    诧异的是,张麟身为星痕战队的队长竟然会对自己说这些,感慨的则是他能理解张麟那辈电竞人的辛酸。

    感慨的是,他们天兆战队看似过的已经够艰苦艰难了,可在张麟入行的那段时间,lol这款游戏都还没面世,电竞行业也远不如现在发达,什么退役卖饼都还没这回事

    张麟看起来是个年轻人的样子,可芸嫦曾经却告诉过他,张麟已经有24岁了。

    24,的确是一个非常年轻的年纪,可在电子竞技这行来说已经算是相当的高龄,甚至很多职业选手在二十岁的时候就会选择退役,能像他这样将状态保持到这个岁数实属不易。

    也很难想象,如果张麟再年轻个几岁会达到什么地步。

    今年应该是我最后一年,我想再拼最后一年。去年你也知道了,我们星痕以及贪狼连八强都没进去。

    张麟神情显得万分落寞。

    眼神闪了闪,王耀心里也感到了一阵悲凉,如果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这真的是挺悲哀的一件事情。

    最辉煌的时代他经历过了,可惜却不是在他最年轻的时候

    所以,我希望能有一支战队能站出来,站在世界的舞台上,捧起那座无数人渴望的奖杯。

    张麟目光灼灼的盯着王耀,你觉得你有那个能力么?

    我

    这突如其来的一番质问,让王耀张了张嘴,却没能说出话来,今天的一切似乎都让他有些猝不及防。

    他来这里只是为了跟自己说这些?他的目的何在?难道只是为了激发自己的斗志,想跟巅峰的自己交手?

    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有些说不通。

    电竞如战场,虽然每个人都抱着超越他人的心态,可不会有人喜欢挫败的感觉,谁希望自己的对手更强?

    他到底想做什么?

    你应该说你有!

    张麟忽然无端的愤怒,又冷笑刻薄的道,否则,我劝你还是回去好好读书吧!打什么电竞?连这点勇气都没有,谈什么跟星痕俱乐部作对?我实话告诉你,现在的天兆战队在星痕面前,只不过是一只蝼蚁,随随便便就能捏死!作为你的前辈,我觉得我有资格说这些话。

    这话彻底激怒了王耀。

    是么?如果你只是为了来羞辱我,羞辱我们战队,那我可以告诉你,你成功了。王耀站了起来,我会如你所愿,在你退役之前跟你来一场公平的对决!

    天兆战队永远是他的逆鳞,哪怕他不得不承认,天兆战队现在还无法与星痕这种老牌强队媲美,可这支战队承载了他的一切,并且他相信总有一天这支队伍会站在世界的顶峰!

    随随便便捏死?

    随随便便就能践踏我的骄傲?

    那就拭目以待吧!!

    强大的星痕又如何,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长江后浪推前浪!

    看着王耀离去的背影,张麟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可是笑容并没有保持多久,他的五官骤然扭曲到一起,仿佛承受了巨大的痛楚,额头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脸色也变得蜡黄,几乎有休克过去的趋势

    旋即,他从口袋里摸出一瓶药丸,慌乱的倒了一把在手上吞了去,紧锁的眉宇稍解一分,喘息呢喃着,现在电竞圈里,像这样纯粹的竞技者可不多了啊(pt老虎机注册送38首页)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