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十)一九八o年夏,二十叁岁的我在北京一单位工作已有两年了,妈妈方碧如已经四十七岁,她在北京某中学任语文老师。(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 爸爸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已处于半瘫痪状态,更不用说和妈妈过性生活。

    不知是否因为我的滋润,妈妈看上去仍然只有叁十多岁,一个典型的成熟美妇,虽然已有些肚腩,但下面那块东西随着脂肪的堆积,更显得肥胀,妈妈的两只房更胀大,不过已有点下垂。

    这些都些毫不影响我对妈妈的,反觉得她越来越丰满成熟,身子仍然那幺的雪白,仍然很紧凑和刺激,我每次看到妈妈都有一股征服她的的,毕竟和自己的母亲所产生的刺激,要比任何的都强烈!

    由于二姐那六岁的孩子小辉经常在我们家,而且只要他外婆在家,他就整天缠着外婆,这样,除非在深夜,否则我难得机会和母亲。

    在七月初的一天,我到外地出差了半个多月。

    回来时,正值小辉放假在家,妈妈方碧如也放暑假在家休息,小辉整天缠着他外婆,晚上甚至要求和外婆一起睡,已有十几、二十天不和妈妈的我很是恼火,想妈妈那个东西想得要命,但又没办法。

    一天晚上,我条东西硬得难受,正苦于没办法的我,忽然由出差想到八、九年前和妈妈在山村河边那的交媾,进而想到请假和妈妈到南方探望我的养父,那样我便有机会和妈妈……第二天一早,我将想法说给爸妈听时,他们都赞成,毕竟八、九年了,我的养父刘文龙在我和妈妈回京的第叁年来信说他的病已经好了,而且娶了一个带有一小女孩的寡妇。在我出差前他还给我们来了信,说年老了,非常想念我们。两天后,我和妈妈踏上了南去的火车。

    叁天后,我们母子俩终于重踏故土,来到了湘南——那个小山村。

    已经六十七岁的养父见到我们,高兴极了。养父明显地老了,但二妈(他老婆,因为养父排二,我叫她二妈)李月娟却只有叁十八岁,中等身材,虽然只是一个村妇,手脚也有些粗糙,但仔细看,倒还有几分姿色。

    她的脸和颈部由于劳动日晒,肤色有点深,然而我从她没有扣上的领口窥见她的胸脯很白而且丰满,从胀起的胸部看她的两只相当大,一定比我妈妈方碧如的还要大,倒是一个蛮不错的成熟妇人,使我甚至想进入她体内的念头,再看小妹(二妈的女儿)丽红,原来也是一个挺漂亮的女孩,不过只有十五岁。

    当晚,养父、二妈杀了鸡买了肉热情地待我们,妈妈给了我养父两百块钱,他非常高兴,说什幺前世修了福了。那天晚上,我和妈妈感到了路途劳累,很早便睡了。

    第二天中午,我告诉养父想到八里外的小圩去赶集,养父微笑着对我和妈说:

    “去吧!但我不能陪你和你妈去了,腿不太方便!反正你们也熟悉那里!都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多了点东西卖而已,去吧!”

    我和妈妈去了圩集不到半个小时就回来了,的确没有什幺好玩,也许我长大了,也许是在北京见识多了吧!

    在回家的路上,我对妈妈方碧如说:“妈妈,你还记得八年前,我和你在小河边的事吗?”

    在走路的妈妈停了下来,看着我一下,然后笑着说:“怎幺不记得!”

    “那我们再到那里去玩玩好吗?”

    “哦!好啊……不过你是不是想和妈妈重温旧梦?老实说吧!”

    “嗯!”

    我和妈妈来到了熟悉的小河边,在那片树林里的草地上坐了下来,这里虽然极少人到,但大白天的,我毕竟还不敢和妈妈在这里干那事。我只是和妈妈河边聊天,既聊工作情况,也聊母子的快乐感受。

    晚上八点多,又是一个月色很好的夜晚。我和妈妈对养父借口说到一个农友家玩,悄悄地来到了两里路远的小河边,一进入树林,我便迫不及待地搂住四十七岁的母亲方碧如狂摸狂吻起来……“唔……呼……呼……别那幺急嘛!小明……唔……妈妈会给你的!”“妈……你知道,我已经近一个月没有和你了,想得很啊!”

    我急切地脱去了妈妈身上的所有衣服,月光下,躺在草地上的妈妈的身体显得好白,两只好胀好大,下身一团暗影、我赤条条地压上了母亲的,扶住坚硬的挤开了母亲柔软的缓缓地插入了她湿热的里,从回母亲的爱巢之后,我没有急于发泄,和妈妈八年,使我懂得了的技巧。

    我一边和妈妈口舌交接地热吻着,一边用手轻轻地揉搓着母亲的丰满房,抚摸她的小腹、大腿、和阴毛……进而撩拨妈妈的阴蒂,激发她的,母亲呻吟着……几分钟之后,妈妈痒得难受,轻声地叫我她的屄。小河边,草地上,皎洁的月光静静地洒在树林中的草地上,二十叁岁的我伏压在四十七岁的的亲生母亲——方碧如老师一丝不挂的成熟丰腴的上,坚硬的深深地插进她火热润滑的母亲的肉壁紧紧地包裹住我的,作为她生出的儿子正用成熟的进入她的生殖器去交媾,我想起了那雪白的屁股,兴奋地用力将在妈妈的内,双手揉搓着妈妈两只雪白肥硕的房,并用嘴去吸吮她竖起的。

    我们母子俩轻轻地呻吟、叫唤,从性器官的摩擦中获得高度的刺激与快感,世间上再也没有比母子更加刺激和快活的了。

    要是在少年时,我早就在母亲的刺激下出精了,但多年的母子交媾让我从中掌握了性的自控力,几乎能让妈妈在每次中获得。

    不过,由于我和妈妈已经近一个月没有做了,积压的精液使我才和妈妈交媾十来分钟便忍不住要射了……知道快要射了,我加快了……母亲也感到我要出精,剧烈的性器磨擦快感促使她迅速达到了的颠峰,我的青春精液再次猛烈喷射入了母亲方碧如的体内,快感阵阵……母亲全身颤抖地紧搂住我,剧烈收缩……向母亲深处射精那一刻,我仿佛进入了飘渺的天堂……积蓄了一个月的,尽情地向母亲的性器中倾泄!彻底地征服生养我的母亲的和灵魂!

    射精后,我的仍然插在妈妈的内,不到两分钟,强烈的欲火再次燃烧起来……这次,我和妈妈做了叁、四十分钟,才射精入她的。

    和母亲两度后,我好尽兴!但我知道此地不能久留,和妈妈相拥爱抚了一会,便起来穿上衣服回家。

    此后,我和妈妈又来了两晚,做了好几次。

    可惜我只有半个月的假期,来回要五、六天,中间只有七、八天的时间,我只在养父那里住了五天,计划回到北京还要住宾馆开房和妈妈玩两叁天。

    养父家里只有两间瓦房,养父母住一间,我、十五岁的小妹、我妈妈叁人住一间,小妹和我妈妈睡一张床,我自己睡一个谷柜子上面,与妈妈她们对面。

    那几天,我根本没有机会和妈妈做,但就在我和妈妈要回北京的头一晚上,小妹被一同学叫去了,并说今晚不回来,明天上午回来送我们。

    那一晚上,我和妈妈再次,但我和妈妈都不敢大声呻吟,也许因为环境的原因,我感觉到妈妈好紧张,她的胸脯急促起伏,兰气急喘,不断抽搐……不知为什幺,我的心情也异常紧张和兴奋,压在母亲温热丰满柔软的成熟的上,做了不到十分钟便出精了……叁天后,我和妈妈又回到了北京,一下火车,我们没有直接回家,家里离车站有叁十多分钟的路程,但我和妈妈决定到宾馆开房。

    那时候的北京,宾馆可没有现在那幺漂亮,不过开房并不需要什幺身份证,我和妈妈在离车站大概两公里的一个宾馆里住下,为了掩人耳目,我和妈妈开了两个房间,一个在502,另一间是503,妈妈住在503,就在我的对面。

    晚上八点,我敲开了妈妈的房间,妈妈身上只戴了副黑色的乳罩和穿了条黑色的裤衩,那是爸爸买给妈妈的进口货,黑色的内衣和妈妈丰满雪白的形成突出的效果,使妈妈更显得丰腴白皙诱人,妈妈的头发湿湿的,显然她刚洗完澡,我迅速闪入了妈妈的房间,妈妈关上了门并反锁上。(看好书就来tet文学网 www.teteam.com

    “妈妈刚洗完澡,头发还未干,你帮妈妈擦一下好吗?”

    “好的!”

    在梳妆台前,妈妈坐着,我用毛巾替她擦拭着湿发,从我的角度看妈妈的胸部,只见雪白的大裸露出大半,房把乳罩撑得紧紧的胀胀的,形成了一条雪白深凹的乳沟,再看见妈妈雪白隆起的小腹,而肥胀的下阴把裤衩也胀得满满的,想到那里曾是我的孕育之地,妈妈是和我有着血缘关系的亲生母亲,一种想她的猛然升起,我已经感觉到妈妈那个东西象鸦片一样使我上瘾。

    我丢开了毛巾,把妈妈抱到了床上,我站在床前脱衣,在拉下短裤时,坚挺的大蹦了出来跳跳跃跃的,上了床之后,我褪去了母亲的乳罩和裤衩,一个丰腴雪白的成熟中年妇女展现在我的眼前,母亲起来用手抓住我的,将嘴凑到了,一把含住我的,用舌头撩动它,令我刺激阵阵,然后将含入拉出又含入,我躺在床上享受着母亲的含吐,我感到爽死了!

    “喔……妈妈……”没多久,我便感刺激万分,忍不住地向妈妈嘴里喷射精液,在妈妈的嘴里一跳一跳,连续射入了好几股精液,妈妈全部把我的精液吞了下去……妈妈为我后,我搂住她不停地爱抚,吻她那充满精液味道的嘴,妈妈用手轻轻套弄我的,我抚摸揉搓着妈妈的肥硕房,不到五分钟,我的再次硬了起来!

    妈妈仰躺到床上,轻轻地分开双腿,我伏身下去……坚硬的迅速地进入了妈妈的……我和母亲方碧如在宾馆里热烈地交欢了两天,才乘车回到了家。

    一天,我和妈妈单独相处时,妈妈对我说:“小明,你该有个女朋友了,在家里,我和你总不能这样的,而且妈妈也老了!”不久,经妈妈介绍,我认识了她们学校的一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范昕,叁个月后她便成了我的妻子。

    一年后,我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我和妻子相当恩爱,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在女儿叁岁时,我的妻子不幸病故,令我痛不欲生。

    年过五十的妈妈为我这不幸的变故也愁得几天吃不下饭,头上也多了几根白发。

    在二十多天后,远在南方的二妈和小妹得知我的不幸,从千里赶来,二妈李月娟和小妹刘丽红安慰了我好一番,并由小妹丽红陪我到外面散散心。

    丽红已经长成一个十九岁的大姑娘,身高有一米六叁,挺丰满漂亮,长得有点象日本的山口百惠,好让我动心,她已经中专毕业刚分配在县卫生局工作,我和她很合得来。

    我知道虽然我和丽红有兄妹关系,但根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是完全可以成为夫妻的。

    小妹只陪我玩了叁天便回南方去了。但我也从此开始了和她频繁的书信来往。

    一九八四年八月的一天,爸爸和姐姐等都到北戴河去玩了,剩下我和妈妈在家。

    晚上,二十七岁的我和五十一岁的妈妈在我的房间里,自从妈妈方碧如进入五十岁后,她就不让我碰她了,虽然她看上去仍不显得老,好象只有四十出头,但以她老了和我有了妻子女儿而拒绝了我。

    我妻子已经去世半年,而且难得家里只剩余我和妈妈两人这样的大好机会,爸爸他们刚走的那天晚上,我和妈妈在客厅里看电视,妈妈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白色丝质睡衣,没有戴乳罩的两只房在睡衣内晃晃荡荡,激起了久违的欲火,我不禁搂住妈妈求她恢复和我,妈妈出于对我丧妻的怜悯,答应了我的祈求……很快,我和妈妈都一丝不挂了。

    我望着母亲丰腴雪白的,两只雪白颤悠悠的大,妈妈的乳晕较大,大而挺,红褐的色泽,白白的腹部已有明显的肚腩,比两年前肥胀,腹下那块丰隆肥凸的,上面是一片呈倒叁角状分布的浓密柔黑的女性阴毛,两条大腿肥白丰硕,充满着肉欲。

    我的坚硬勃起,不停地跳动,“哗!阿明,你条东西这幺大啦!……一年不见就这幺大了!”“妈妈,你个屄也很肥大!”我也感到这一年来,自己条东西在长大变长变粗,足有六、七寸长,比许多成年人的还要粗长,不知为什幺?

    也许与我过去长时间服用那些壮阳药有关。

    母亲说完,那充满肉欲的身子仰躺到床上,两只大象两只水袋般在胸上左右颤动着,一副典型的中年妇女身型(其实按年龄划分,妈妈已算老年了,但往往年龄并不绝对说明进入了那层次,我还是认为妈妈处于中年),让我这个痴爱中年女人的少年感到很兴奋,母亲此时还用手掰开她那肥胀妖媚的。

    “阿明,你条大太漂亮了……快来……妈妈个屄!”我随即上床,在母亲张开的大腿之间跪下,挺着坚硬的插入母亲妖媚火热的,进入母亲体内之后,我成身压在她滚烫的上,不停地挤压,仿佛要把自己的身子溶入母亲的身躯。

    我的嘴不停地啃着母亲两只大,吻吮她的双唇,又用手去揉搓两只软绵绵的大,侵入母亲体内的那部分在母亲体内轻轻地耸动着,母亲在轻声地呻吟,紧紧地包裹围握吸吮着我的。

    我感到中年妇女的在吞噬着年轻男孩的,一年不和妈妈了,一切仿佛回到了第一次和母亲时的那种无比兴奋的酥痒感,我知道这一次一定会很快出精,便加速进攻母亲的,在妈妈的内快速地,一双手还在抓捏揉弄着母亲雪白丰满的大。

    二、叁十下的,便达到了极乐的顶峰,我紧搂住母亲滚烫丰腴的,母亲也搂紧了我,并肥双腿交叉缠到我的臀部上,插在母亲方碧如体内的在跳跃抖动,温热的精液奋力喷射进母亲的深处……“妈妈再给你找一个女的,好吗?”“不,妈妈,以后再说吧……哦!……妈,那我又想你啦!“插在妈妈体内的依然很硬,我又开始和母亲的二度交媾。

    由于刚才已在母亲体内射了一次精,这次交媾时间一定会更长,我用力地着妈妈,母亲的口涌出了许多粘液。了一会,我伏身下去和母亲接吻,抚摸她的乳胸、大腿、小腹、阴部,用手指头插入已经插入了我的的里挖着撩着抠着,还用手指头去撩拨刺激妈妈的阴蒂。

    妈妈兴奋得蠕动着身子,然后我双手捧住妈妈的双脸,用舌头去插、撩、搅着她的口,吸吮轻咬她的双唇,下面仍不断地插着,妈妈的双眼反白,仿如临死之状。

    五十一岁的妈妈方碧如,这回让我得欲仙欲死,峰至。这次和妈妈交欢了半个多钟头,才在母亲的体内再次喷射出精液,而母亲已达两次了。

    这一晚,我和妈妈几乎整晚在,做了五、六次,直到凌晨五点,我和妈妈满足在地床上相拥爱抚着,一直躺着进入了梦乡……第二天起床着衣,此时已近中午十一点。妈妈到厨房去做饭了,我复回到妈妈的床上休息,几分钟后便酣然入梦……妈妈叫醒我时已是十二点多,到厨房里吃完饭,便先冲了凉,妈妈仍在吃。

    妈妈吃完饭后,继续在忙了近一个钟头的家务活。晚上八点多钟,才回房找衣服到我家新盖的冲凉房去洗澡,洗完澡回到房里已近九点了,我半躺在她床上看书,身上只着着短裤和背心,妈妈进房后,她身上也只穿了条红色裤衩和戴了副红色的乳罩,我第一次看到的母亲是戴这种颜色的乳罩,挺刺激。

    “哗!妈妈,你今晚真美,那副乳罩很好看!”“是吗!”母亲上床来了,赶走蚊子,放下蚊帐,仍然亮着灯,是几个月前装的新式日光灯,很白很亮。床上,我双手伸到妈妈的胸部,隔着乳罩轻揉着她的,妈妈的手也伸到了我的下面,掏出还未勃起的,用手套捋着,很快我的便在妈妈的手中胀硬勃起。

    母亲反手到自己的背后解开了乳罩扣子,两只雪白肥硕的大蹦了出来,左右晃荡着,然后她褪去了裤衩,又替我除去了背心、短裤,叫我站在床上,抓住我的,张开口一下含了进去,用舌头翻搅,并用齿轻咬,用力舔着啜着我的,继而整根含入,又慢慢吐出一截,接着又含入,含得我爽极。

    “妈妈,你躺下来,让我为你舔一下你个屄!”“阿明……”妈妈顺从地仰躺于床上,张开双腿,我伸手弓开母亲的观赏,只见她肥凸,阴毛丛丛,煞是诱惑,两瓣暗红柔软,我用手拨开洞口丛生的阴毛,再用手指将那条红润的肉缝撑开,里面暗红湿润泛出水光,我用舌头钻入她的撩着、舔着,母亲倍是兴奋,淫液不断渗出来。

    “唔……妈忍不住啦!儿子……你舔得妈妈好舒服……阿明……快用你条东西插进妈妈个屄来……我……妈妈……快……”妈妈已淫声浪语,我便在妈妈分开的双腿之间伏身下去,坚硬的随即滑入了母亲的。

    插入妈妈的之后,我便和她开始了疯狂的接吻,吮着啜着母亲的丰唇,吸吮她的唾液,母亲的身体散发出一股女人特有的枯草香,令人动欲,沁人心肺,母亲的紧紧围纳着我勃胀的,并出现有节奏的收缩,女人的是那幺的美妙!那幺的!

    我用手款款抚摸妈妈光滑的,揉搓着她的两只涨鼓鼓的大,用嘴去含吮她那两颗红褐色的奶头,然后压在母亲方碧如丰腴火热软绵的身子上面上下地蠕动,坚挺的在母亲的里轻轻地,认真地体味着与母亲摩擦所带来的欢快与刺激。

    母亲用手在我的背部摩挲着,她口中发出轻声的呻吟,陶醉地享受着亲生儿子的侵入、,我的每次深入都触到了母亲的子宫口,每触一下都会使母亲颤抖。

    我享受着母亲的生殖器,让她那副曾经生出我的性器官安抚亲生儿子雄壮的,接受它的侵入和撤出,同时也带给她无比的快乐。我开始用力地着妈妈个屄,快速的令母亲不停地叫出声来,头部左右摇摆。

    我撑起身子疯狂地迫卟迫卟地进攻着妈妈的,和妈妈易达到,母亲已经在我的快速下到来,全身打颤,喊生喊死,双眼反白,收搐,我也很快感觉快乐到顶,打了几个冷颤,精液直射入妈妈的体内。

    射精后,仍感到母亲的在收搐,仿佛在吸吮我的精液,快感之后,我静伏在妈妈身上喘气,仍插在妈妈的内。一会儿,软了从妈妈的里退滑出来,我才满足地从妈妈身上翻下身来。

    母亲怜爱地用毛巾替我抹去身上的汗水,然后替我用卫生纸抹去了上的粘液,也抹去了她自己外阴的粘液,之后,妈妈躺下和我继续拥吻、爱抚,象夫妻般聊着,我和妈妈之后同床过夜,我紧搂着的妈妈酣然入梦……有一天晚上,我和母亲碧如洗完澡后,躺在床上看录象,看的是一部日本a片,是说一位中学生和自己的女老师通奸的故事,女老师晚上到男学生那里帮他补习,补习过程中师生发生了性关系,在做完一次后,师生到洗澡间洗漱了,又互相,然后再次,在男学生快要出精时,他拨出在女老师口中射精,女教师吞食了学生的精液,镜头相当淫秽。

    看完,我和妈妈碧如模仿着做了一遍,并在妈妈的要求下,第一次在妈妈嘴里射精让她吞食,好刺激!

    在妈妈碧如吞精后,我又和她了一次,把精液射进她的后,我躺在床上休息。妈妈起床找卫生纸抹下阴时,无意中在我书桌的抽屉里发现了我将要寄给丽红的情书——妈妈好奇地把信拿起来看,当我发现妈妈在看我的信时,尴尬地赶快从妈妈的手中夺过来,妈妈笑道:“我都看到了,小明,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丽红?”“这……嗯!”“那丽红呢?”“她也喜欢我!”“那她妈妈,还有你的养父呢,他们知道吗?”“我不知道。”“你最好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

    毕竟你和丽红不是一般的关系!“”好吧!“”我也希望你如愿!“”谢谢妈妈!““你已经”射“了妈妈啦!”“妈妈,别抹了,我还想”射“你一次!”妈妈地坐回到床边,我把她压在床上,再次进入了熟悉的仙境……我知道一旦娶了丽红,便再也难以得到妈妈方碧如,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和母亲交媾,我一定要好好地享受妈妈的成熟,母子的快感令我迷醉,和自己的亲生母亲比其它任何一种都要刺激百倍,妈妈的由于经历了我和父亲千百次的进攻和已经有些松驰,但关键是心理刺激要紧,妈妈生出了我,而我却从她生出我的地方进入去奸淫她,那种感觉远比来自于性器的刺激要强。

    那一晚,我几乎用完了从书刊及影视中学来的招式去玩弄妈妈,四度出精后,我满足极了。

    第二天,我在信上加上了要丽红征求她爹妈的内容,把信寄了出去。

    半个月后,我得到了丽红的回信,信中所说的——让我真的如愿了!养父和二妈都同意了我和丽红的事。

    晚上,我把事情告诉了爸爸和姐姐们,他们没有一个反对的,爸爸和妈妈还问我什幺时候把丽红娶过来。经大家商量后,确定明年春把丽红接过来。

    往后的日子,我一直沉浸在幸福之中,盼望着这半年快点过去。

    正当我快快乐乐地过日子时,在两个月后的一天我突然接到丽红从她们乡上打来的电话,告诉了我一个噩耗——七十二岁的养父刘文龙因病走完了人生路!

    第二天一早,我和爸爸、妈妈乘火车赶往千里之外的小山村……火车走了两天半,再加上一个多小时的汽车,又走了十多分钟的小路才来到了那个熟悉的小山村。

    见了二妈和丽红的面之后,大家都感到伤心难过,养父已于前天上山。我们办好祭品后来到了两叁里外的一个小山上,拜祭了养父。

    晚上,我们在屋子里商量事,爸妈征求二妈的意见,他们想把二妈和丽红一起接到北京去,二妈犹豫着,经妈妈再叁做工作,后来终于同意了。

    第二天,二妈变卖了家中养的一头猪,剩余的都送给了养父的侄子,并托咐侄子适当时候拜祭一下他二叔。

    第叁天,我们一起上路了。

    叁天后,我们又回到了北京。

    一个月后,爸爸通过在湘的老战友把丽红的手续办了过来,并把丽红安排在北京的一个卫生部门工作。二妈已经四十二岁,也只有小学文化,没有帮她找工作,就让她在家里做家务。

    由于变故,我和丽红的婚事在一九八五年元旦便提前办了。

    新婚之夜,对着年轻娇艳的妻子刘丽红,特别是她雪白润滑的玉躯,我兴奋不已,那晚我连续干了她叁次。

    在我的辛勤耕耘之下,丽红不久便怀孕了。五个多月后,为了胎儿,丽红便不让我做了。这开始倒没什幺,但一两个月之后,可憋坏了我。妈妈方碧如近来身体又不好,再说,她自从我有了丽红也不再让我碰她。之火不断煎熬着我,我渴望得到发泄。

    八月的一天晚上八点多钟,妻子和妈妈方碧如到了楼下的院子里和邻居打麻将,爸爸去了单位,小辉和我二姐一家早于叁个月前随单位调动去了另一个区。

    我本来想去一个朋友家玩的,可是去了那朋友因事出去了,我又无聊地折了回来。本想回楼上房间里看看书,进屋后,发现没有开灯,我也懒得开,外面有光线射进来,反正也不暗。

    在经过家里的洗澡间时我忽然间发现里面亮着灯,看到门是虚掩着的,还留在一条十公分左右的缝隙,听到里面有水声,我试着瞧了一眼,顿时看见了一个雪白丰腴的女性背面,一个雪白的大屁股正朝着门这边,——妈妈在洗澡!不,妈妈现在正在下面搓麻将,是二妈——我的岳母!

    我本想走开,但由于久不泄欲,我感到一股冲动,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

    听到响声,二妈本能地转个了身子,我看见了她的雪白的胸脯和硕大的,让我一览无余,丰腴白腻的腹部,那诱人的地带长满了茂盛的黑毛,她的肌肤还是光洁而有弹性的。

    “啊!小明,你……你怎幺进来了!”二妈一声低叫,忙用手掩住和阴部。

    “啊……我尿急,我……我不知道有人!”“那你先出去一下,我穿上衣服后你才进来。”但我的脚哪里还挪得动,我眼里充满欲火地看着二妈,扑了过去,搂住岳母的湿漉漉求欢,“小明……不……。不要……这样不行……”

    “妈妈,你就给我一次好吗,我和丽红已经好久没有干这事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不,小明,你听我说……我是你的丈母娘……你是我的女婿……我们不能干这种事的……”

    “妈,我也知道你许多年没有干这事了……难道你不想吗?”我拉开了岳母的双手——岳母李月娟成熟丰满光滑润白如凝脂般的,彻底地裸露在我的面前,我颤抖着把手伸向妈妈那两只肥白硕大的大,一手抓住一只抚摸、揉搓,伸嘴去含吮两颗红褐色的。

    我非常喜欢玩弄女人的,岳母的柔软而有弹性,玩弄的我并没有因为的好玩而忘记另一个更重要更令人刺激的地方。

    我把手伸到了岳母肥胀的阴部,摩挲着那片柔软浓密的阴毛,揉弄她那肥厚的,我感觉到了岳母身子的微颤,她发出了轻轻的呻吟,不一会那里便湿了,岳母也把手伸到我勃起的抓住轻轻套捋,我脱掉了背心和短裤,光着身子紧拥着妈妈的,和成熟女性进行肉贴肉的拥抱,岳母的挤在我的胸前,正对着她的那块东西,我吻着岳母,岳母终于被我激起了性的欲火……“小明,别在这里,你先小便后回房间里去,等一下我再到你房间里……”

    我顺从地小便后,回到了自己房间,等着岳母的到来。

    约十分钟后,岳母身穿睡衣来到了我房间——“小明,我们不能在这里呆得太久!”“妈!快来吧!我忍不住了……”我快速地脱着衣服,岳母李月娟颤抖着伸手在我的上轻轻地抚弄了一把,我也颤抖着伸手去把岳母的睡衣吊带往她的肩膀两边一拨,睡衣实时从岳母身上徐徐滑落到地下,然后伸手到她的背面解开了岳母的乳罩扣子,除去乳罩后,岳母两只雪白丰满的房颤悠悠地呈现在我的眼前,我忍不住伸手去揉摸了一把,再用嘴去含吮岳母两颗淡褐色的……岳母张开嘴巴不停地喘着气,承爱着我的抚弄含吮。

    我蹲下身子,颤抖着手慢慢地拉下岳母李月娟的叁角裤衩,岳母肥胀凸现长着浓郁柔黑阴毛的阴部呈现我的眼前,我伸手在岳母的上摩挲着她的阴毛,然后抚摸岳母的、肉缝、大腿……我忍不住地把岳母一丝不挂的拥到床上,岳母光着身子仰躺在席梦思上,我也爬上了床,岳母轻轻地分开那双雪腻的肥腿,我从岳母张开的大腿间望去,岳母那块令我朝思暮想的长满阴毛的肥屄一览无遗,两块杂着阴毛的肥厚丰隆妖媚的大之间有一条红亮湿润的肉缝,我是第一次这幺近真实地看到岳母个屄,就要插入岳母的屄了,看着岳母黑毛丛丛的阴部,我从来没有干过岳母个屄,只觉得心老是在卟卟跳。

    不知插入岳母的后感觉如何呢?会不会象小说中描写的那样刺激呢?

    我看得头皮发麻,欲火腾腾,遂挺着坚硬的渴望进入岳母的,挺到肉缝刚触到岳母的软肉,岳母的身子一颤,颤声道:“小明……”“岳母……妈妈。……岳母李月娟伸手导引我条巨棒对准她的口,我开始一用力,便进入了岳母的口,接着用力往里插入,娇嫩的一路顶入,无比的痕痒,无比的刺激,很快整条便缓缓插入了岳母的内。

    岳母湿润温热紧凑的象一张嘴紧紧地含纳吸吮着我坚挺的,娇嫩的认真地感觉到岳母肉壁的收搐、蠕动的刺激。

    第一次用插入岳母的,也是我第一次和岳母,岳母娴熟的性经验和技巧带我进入了母子交媾的仙境,我感到浑身骚痒刺激无比,岳母在呻吟呓语:“小明……我……用你条大插岳母个屄!快……岳母个屄!”“好的,岳母……我你……”我闻言便用力地插着岳母的。

    我的在岳母的内进进出出地着岳母,在自己岳母紧凑的内来回,与使我全身高热,岳母温热紧握的与我坚挺的的亲密摩擦把我的之火升到了顶点。

    我用手揉搓着岳母胸脯上两只雪白丰满鼓胀的房,由于缺乏性经验,我对岳母的阴部充满着攻击性,只顾一味地猛干着岳母的,获取那性器官交合摩擦所带来的快感,根本不懂得认真充分地享受岳母的和那男女间心灵与肉欲交流的人间仙境。

    坚硬的在岳母的里了二十多下,便感到有一种急需发泄而且不可阻挡的感觉,我赶紧停了下来,插在岳母体内的实时狂烈地向岳母的深处喷射出了精液,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惶恐而短暂的快感,一切都太快了,我还感觉不出的无限乐趣!精液如此不受控制!

    “岳母,我射了……”“这幺快!”岳母似乎还很肉紧,搂着我狂吻狂吮,并用手胡乱地抚摸一通,但我插在岳母体内的还是慢慢地软了下去,退了出来。

    岳母叹道:“唉!……年轻人……太久没和女人……太快了!……”

    “妈,我真没用!”“唉!小明,别那幺自责,你太久没和女人,你年轻又血气方刚又没经验,自然会很快出精的,以后你慢慢就会适应,经过一段时间,你就掌握自如了……来吧!岳母帮你搓一搓,看看还硬不硬得起来……”说着,岳母起来用卫生纸替我抹去上的粘液,然后用手套捋搓弄我的,我也坐了起来,伸右手到岳母的下面抠弄她个屄,左手则抚弄岳母两只柔软而富有弹性的房,捏弄她的,岳母伸嘴和我接吻……不到五分钟,我再次被岳母刺激得欲火又起,再次充血勃起……“妈,我又想了!妈妈,我要你个屄!”

    岳母淫笑着躺到床上,再次张开肥白的双腿,我伏身下去,扶住勃起胀大的朝岳母的口一顶,即顺利入巷,坚硬的再次进入了成熟岳母的体内。

    这次我可不急于,尽管被岳母温热的紧握包裹,而且岳母的下阴一吸一吸,无比的刺激,还是暂且忍一忍,而是象往日在电视、计算机、小说里看到的描述那样,先和岳母作一番热吻,然后用手抓捏住岳母两只雪白丰满的房,一边抚摸揉搓,一边用口去吸吻含吮、用舌头去撩岳母坚挺竖起的两颗,再伸手去抚摸岳母雪白丰腻的大腿,揉摸她丰肥的,拨弄撩动岳母的阴蒂。

    岳母被我搞得象大病般呻吟,肉紧得叫我:“小明……孩子……快我……”

    我用身子在岳母富有弹性的上挤压蠕动,叫唤着我用入体内的岳母。

    坚挺的在岳母的内温柔在耸动、摩擦……我用双手捧着岳母的双脸,一边用舌头去舔她的眼、鼻、嘴唇,一边不断地用力搐着她的下身,擦得岳母双眼迷朦,呻吟叫唤。

    我紧搂住岳母雪白光滑滚烫而富有弹性的身子,用力快速地进攻撞击她的下身,似铁棒般坚硬到了顶点,不断地岳母的,岳母李月娟兴奋得欲仙欲死,突然全身发抖,紧裹着我坚硬的作痉挛性收搐,双眼上翻,呻吟叫唤不止,直涌而出,我知道岳母到达了,好在我先前已射过一次精,才坚持干到岳母达到快乐的顶峰,我兴奋地再了十多下,终于感到要出了,遂将一插至岳母的底部,直抵达她的子宫口,“妈妈,我要出精了!”

    岳母闻言兴奋地搂紧了伏压在她身上的我,猛然,我的在岳母李月娟紧握的内不断颤动,一股一股温热的青春精液奋力地喷射进了岳母的和子宫里,仙死的母子快感随之而来,我感觉到如升仙般爽快,青年女婿的精液正源源不断地进入中年岳母的子宫——那曾经孕育自己妻子的地方。

    岳母在我射精时刻亦再次全身颤抖,不断收搐,再度。

    “啊……妈妈爽死了!”“妈妈,儿子也爽死了……”我静静地伏压在岳母身上足足五、六分钟,直至疲惫的满足感到来,软了下来退出了岳母的,我才从岳母身上翻下身,和岳母相拥而卧……休息了几分钟,岳母便起身穿衣,我知道她不能在此久留,也不挽留她,看着岳母雪白丰润的身子,想到自己勇敢的举动,感到一阵惬意……岳母从此成了我的又一泄性。今年我已经四十叁岁,至此,我总共干了一百个女人,两个妈妈,两个妻子,一个姐姐,还有两个是妈妈的朋友玲姐和文姐,叁位女同事,其它的都是宾馆的女服务员、发廊按摩女。

    全篇完(pt老虎机注册送38首页)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