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蛊布天下 第471章

    齐祯认真脸:“当然,我肿么会骗你,你难道没有吃出来么?真的特别好呀。我吃了,果断觉得棒呆,回味无穷。”

    端敏高兴,喜气洋洋宣布:“当当当,谜底揭晓,今天晚上是我做的呢!”

    齐祯做惊喜连连状:“真的吗?”

    端敏得意洋洋:“当然是真的,我为什么要骗你呀。很好吃吧?我果然特别有天分,真好呢。我明天还给你做,我和你说呀,我今天做的时候可忐忑了,可是做完反倒是放心下来,彩蝶他们都说好吃的能咬掉舌头,所以我也就端上来啦。”

    齐祯暗寻,齐彩蝶,你可以改名叫马屁蝶了,有你这么忽悠人的么?好吃到咬掉舌头,你可真能拍。

    “我也觉得好吃呢。真是吐艳,彩蝶怎么可以藏私自己先吃呢!”

    端敏:“不仅彩蝶吃了呀,还有子宁他们,他们所有人都在,他们还帮忙了呢!”

    齐祯:呃那那东西还能吃么!啊啊啊,好想给自己抠出来吐。

    “他们帮忙呀?”

    端敏笑眯眯点头:“是不是很棒?他们最乖了。都帮着我忙活,不过我也不怎么敢用他们,你也知道,不安全呀,好在彩蝶将他们都哄了粗去。”

    齐祯,真心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难道彩蝶不是故意拍马屁,是真的觉得好吃?毕竟那帮孩子也不可能各个都说假话,艾玛,果然小孩子的口味和大人不同。

    “端敏呀。”

    “呃?”端敏笑嘻嘻的看齐祯,样子很欢快。

    齐祯眼含深情:“端敏,以后不要做饭了。”

    “为什么?”端敏不解。

    “我心疼。我的端敏是要做皇后的,是我心里的女王,我才不要你去厨房为我洗手作羹汤,做饭有御厨。你只要快快乐乐的生活就可以了。”齐祯将端敏的手捧在在的嘴边,轻轻的啄吻一下。

    “我那么爱你,怎么舍得让你操劳。”

    端敏扑哧一下就笑了出来,齐祯顿时黑线:“怎么了?”

    端敏:“哎麦呀,皇上,您的戏过了哈。至于这么感动么?我都起鸡皮疙瘩了。”端敏生怕齐祯不信,还将自己的袖子撸了起来,指着上面的小点点,她认真言道:“您看您看。”

    齐祯捂脸:“我是真的心疼你,你还不相信人家,人家不依啦”

    端敏哄他:“我没说不信呀,我就是觉得您饱含深情的样子不太像你,哈哈,哈哈哈,太好笑了。”

    齐祯也被她逗乐了,“你就是个坏丫头,只会欺负人家。”

    端敏戳他:“不准说我坏,我有你坏么?有吗?”

    齐祯认真:“必须没有。”

    一时间,两人笑闹起来。

    笑够了端敏问道:“怎么样了,有什么新的进展么?”

    这事儿事关她娘亲,她是十分在乎的。

    齐祯点头:“算是有线索,那个接头的人被找到了,他也交代了画像的藏匿之处,我已经将画像交给了你爹。据他交代,他并不知道偷画像的是什么人,只是知道在那个庙里与人接头,我们怀疑那是李毅之留下的社会关系,正在仔细探查。你且放心,如若有大的问题,我再与你说。”

    端敏:“有什么事儿一定要告诉我,说不定我还能想起来啥,你说说,我怎么就不是过目不忘呢,要是这样,我才是真的成了先知了。”端敏碎碎念。

    齐祯:“你已经帮我很多了。再说,这样才显得你是真先知呀。秘密也不能一下子说出来,哈哈哈!”

    端敏黑线:好蠢!

    日子过来极快,不过几日的功夫,尺余国使团便是进京。纵然端敏对尺余国的人没有什么好印象依旧是要装作笑容满面,最起码的礼貌她还是有的,当然,心里扎小人就是了。

    对于尺余国几个皇子来说,虽然早就听说大齐,对他也甚为熟悉但是说起亲自来倒是第一次。他们进京的前一日正好下过大雪,道路湿滑的不得了。所有人都是小心翼翼,端敏瞄着齐祯低声言道:“今天宫人怎么没有扫雪啊,该不会是你故意的吧?”她远远就看着使节团走的像是蜗牛,十分的可笑。

    齐祯正色道:“我哪里是那样的人。”

    端敏开启自动转换模式,我不是这样的人,但是我专门要干这样的事儿。

    按照常理来说,端敏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但是因着尺余国公主也一同前来,因此齐祯一定要端敏也出席。既然如此,端敏倒是并没有拒绝。其实这样做也并不违和,大臣们当然不会拒绝,妈蛋,皇后娘娘想干啥就干啥,拒绝是找死的节奏呀!

    端敏好奇的张望起来,也不知这个尺余国公主是不是传闻里那样的美貌如花。尺余国基本没有下过雪,他们必然不适应这样的环境,看他们冻得哆嗦还要防着滑,端敏就觉得齐祯这个家伙真是哈哈,干的太好了!

    而蒟蒻公主一样也是关注着这边,远远的她便是看见传闻里的霍端敏坐在上位,相比而言,齐祯倒是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毕竟,对他们尺余国来说,霍端敏更是谜一般的人物,也更是重要。

    不仅蒟蒻公主好奇,尺余国的几位皇子也是一样的,这个世上就是如此,有人坚决不信有什么预知未来,可是有的人对鬼怪却又极为相信,而三皇子和四皇子便是这样的人。如今他们看这位大齐的皇后,心里却又产生了一丝疑惑,就这么一个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小女生,真的会预知未来吗?再想到霍家军的威望,想到他们的用兵如神,这二位开始脑补了

    “尺余国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蒟蒻公主到”小太监唱声尖细,几人进门,见文武百官都在,行了一个鞠躬礼,齐祯挑眉。

    “淡定。”端敏暗暗的碎碎念,看皇上的样子似乎有些不高兴,端敏对尺余人没啥好感,但是该装还是要装的。

    “看他们就烦人。”皇上和皇后再说悄悄话,不过这两个人面上可真是一点都看不出。

    双方客气友好的互相打了招呼,齐祯将几人安置下去,他总归是不会脑子秀逗了才将他们安置在宫里,看几人离开,齐祯撇嘴,大庭广众倒是也不客气:“看着就不是啥好玩意。”

    众臣:呵呵!他们总归是不敢多言的。

    齐祯也没想着一下子就看出他们的算计或者是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作为一个泱泱大国,他觉得,自己是应该有些分寸的,这个分寸,便是对他们“友好”的,当然,是真友好还是假友好就不一定了,有些人吧,也就是面子上糊弄过的去就行。

    齐祯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深明大义的家伙。自己这样谦谦君子是像了谁,哇哈哈哈!

    “霍卿家,下朝来御书房,朕有话与你说。”

    霍以寒回是,其实大家都看得出来,原本的时候霍家虽然也得到重用,但是换上给人的感觉不同,可是现在全然不是了,似乎,他十分的依仗霍以寒,也信任霍以寒。

    这早朝其实也就是见见尺余国人,至于更多的,齐祯不说,旁人也不敢多言,现在两国关系可不那么美好,一个多说给当成探子内奸喀嚓了,哭都没地儿哭去,本着这样的原则,基本一下朝,大家都做鸟兽散。

    霍以寒下朝之后直接来了御书房,齐祯和端敏正在猜拳,看到这样的皇上皇后,霍以寒心里一梗,这样如噎在喉的滋味儿是怎么回事儿,你们俩能不能正经点,能不能?遥想当年,他的妹妹是最乖巧可爱的女孩子,现在却被他教的完全不着四六,他几乎已经可以预见自己小外甥、外甥女儿的未来,想到这里,他就觉得不寒而栗,太不寒而栗了,他一定要多教教孩子,可不能让孩子被自己这对歪脖子树爹妈给带坏了。

    “微臣见过皇上。”

    齐祯含笑抬头抱怨:“就是因为你来了,结果我输了。”

    霍以寒:啥?您还能更无赖点么?这事儿和我有什么关系。

    “微臣知错。”对付不同的人要用不同的方法,这个家伙是他惹不起的,还是顺着他的话音吧,最起码还能赚个安稳。

    齐祯乐了:“你倒是有自知之明。”

    端敏可是看不下去了,这人这么明目张胆的欺负她哥哥,简直就没把她当成一回事儿呀!这可怎么得了。

    “不准欺负我哥哥。”掐腰言道。

    齐祯似笑非笑的看她:“可是你哥哥说,他知错了呀,你看,你这打抱不平,也该找个合适的人。”

    端敏真心给跪,这个男人还真是够无赖的了,不过她也不客气,直接一口就咬在了齐祯的胳膊上,不要拦我,我是狗狗!我要咬人!

    霍以寒顿时黑线,他妹妹怎么成这样了,开始卖蠢了呀。千错万错,都是齐祯的错,一定是他给她教坏了。怒瞪齐祯!

    齐祯被咬倒是不恼,反而是得意洋洋笑,嘤嘤,好甜蜜!

    来福即便是没有听到齐祯说什么也感受到了他自恋的内心,没有办法,谁让他是伺候皇上最久的人呢,当然知道皇上的性格。

    只是这性格真是拿不出手呀!

    “皇上”霍以寒终于忍受不了了。

    “干啥!”

    “您找微臣来,不会是因为这件事儿吧?”他叹息一声开口,这样的心情真是难以言喻。

    齐祯这才想起,哎呀,对么,还有正事呢,他肿么可以这样就放松了心情呢,真是不应该,啦啦啦!

    拍拍端敏的脑袋,端敏放手,规矩乖巧的站在一边儿,仿佛刚才那个闹妖儿的不是她。霍以寒更加黑线。

    齐祯清了清嗓子,看霍以寒言道:“其实这次找你来。也是为了尺余国使团的事儿。”

    霍以寒:“微臣想到了,只我们现今如何做呢!”

    齐祯又高兴了:“现在他们在我们手里,我们还不是捏圆捏扁?”

    霍以寒不赞同:“其实微臣倒是觉得,他们留在大齐,我们更加不好办,如同他们自己揣测的那般,我们怕他们出事儿,基于这样的缘由,他们会比我们更加能够放手一搏。”

    “朕有没说要给他们弄死,你看你,总是想歪,怎么就整天想着打打杀杀呢?”

    “那不然咧?”霍以寒觉得自己越发的不能喘息,谁给皇上弄出去,真是没有办法沟通了啊,心塞的无以复加。

    齐祯微笑:“我当然不会让他们死在大齐,但是不死在大齐不代表不能死在尺余,既然他们存了不一样的心思,那么我总归是要给他们些谢礼。”

    齐祯又开始怪笑了,每次他这样笑,霍以寒都觉得自己身后凉凉的,这样的心情大家完全不能理解,旁人不知道,但是他却觉得,沈岸大抵最能感受他的感觉了吧?

    “皇上?”不懂皇上究竟想怎么样。或许行军打仗他最在行,但是算计这些,他自认为还是个正常人,实在不能如他们那般。

    “行了,你也不需要明白什么,朕知道,你是有勇无谋嘛!你只要好生的看顾好他们就行。我可不想让他们死在这里,晦气。至于旁的,你只消按照朕的吩咐便可。至于他们蹦跶捣乱,那么咱们有应对措施就行。”齐祯点着桌面交代,他的想法自然与众不同,呵呵呵!

    霍以寒“微臣知晓。”

    和皇上说话,累心!

    不管霍以寒如何累心,他还是谨遵皇上的吩咐,今天晚上便是欢迎宴席,他迟疑一下,问道:“皇上,微臣觉得,如若他们真的想杀皇后,今晚或许是个机会。”

    尺余国使团不住在宫中,这极大的颠覆了他们原本的计划,其实齐祯也不明白,这些蠢蛋怎么就觉得自己会让他们住在宫里,这根本就不合情理好么?难道别的国家出使他们国家,会给人安排进皇宫住?那可真是够闹笑了!

    愚蠢的人类不解释!就不说别的,弄一堆外男住在宫里,那宫中的女眷如何自处?难道真是遵循那个原则?想到这里,齐祯痴痴的笑了出来。

    呵呵,要想生活过得去,头上就要带点绿!

    脑补够了,他终于看向了霍以寒:“他们想杀人,那咱们的人都是省油的灯么?”

    霍以寒当然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可是他更加担心端敏:“皇后终归是不会武艺的弱女子。”如若敏敏有事儿,那么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能怎么样。

    齐祯笑了起来:“我当然知道敏敏是不会武艺的弱女子,她不仅是皇后,还是我的妻子,我不会让她出事儿,也不会拿她当饵,你尽可以放心。”

    他看出了霍以寒的潜在含义。

    端敏听着两人说话,插嘴:“哥哥放心好了,我不是笨蛋,我会小心的,而且,我也没有感受到什么危险。”

    “等你感受到就晚了。”齐祯与霍以寒一同开口,随即互相看了一眼,没有多言。

    “启禀皇上,沈大人到了。”沈岸今早并没有上朝,霍以寒不知道皇上交代了沈岸什么差事的,但是看样子也是不简单的。

    “让他赶紧进来,这么点事儿,磨蹭死了。是不是男人。”齐祯嘟嘴用手帕扇风。

    众人您这个动作,才是真的不男人呀!

    沈岸进门就看到这么“妖娆”状的皇帝,不过他已经习惯皇上偶尔的抽风了,因此并不意外的回禀:“启禀皇上,齐大人全家已经被悉数控制住,齐妃也被关起来了。”

    原来他今日处理的便是这样一件事儿。

    “那就好。齐妃不能帮他们,他们在大齐就相当于瞎了一只眼睛。呵呵,今晚,朕让你们看一场好戏哦!”齐祯笑的欢快。

    霍以寒和端敏不解,但是沈岸却表情晦涩难懂,这事儿艾玛!

    “对了,霍以寒。”

    “微臣在。”

    齐祯:“你手里还有一只小耗子吧?怎么样了?”齐祯问道,他提到的,正是之前抓到的那个企图将画像带出京城的人。

    霍以寒立刻认真言道:“启禀皇上,微臣已经审了六天,除却开始时候的进展,现在并没有任何头绪,依臣看,他怕是也没有什么更多的线索可以交代了。只待皇上交代一声,这人该是如何处置。”

    按照霍以寒的意思,人是直接给喀嚓了才好。尺余国就没有好东西,但是他是军人,并不会擅作主张。

    齐祯笑眯眯:“既然如此,咱们把人还给二皇子他们吧。你看,他们父皇格外派了人过来,他们都不知道呢,我们怎么可以不帮他!”

    “皇上的意思是”

    齐祯一脸看白痴的眼神看霍以寒:“当然是放人啦。行了,你们俩给我好生的看好他们,今天晚上,朕不容有失。”

    “微臣明白。”

    齐祯:“哎,对了,还有哈,给冯书也带着,让他在宴会现场观察情况,我就觉得,这人跟狗一样灵敏。”

    皇上,您这是夸奖人么?

    “真是一个能干的家伙。我要物尽其用。”齐祯扬头得意洋洋状。

    这样的皇帝让人不忍直视,霍以寒:“微臣告退。”沈岸见状,也连忙跟上,他们可很是受不了了,这都什么事儿!

    看霍以寒和沈岸撵兔子一样撂了,齐祯疑惑的问端敏:“他们怎么了?”

    端敏:呵呵!

    “您不知道么?”

    齐祯无辜的摇头:“不懂吖?”

    端敏:“哦”长长的话音,“那我也不太懂呢。”

    齐祯对手指:“敏敏欺负人家。呜呜。人家桑心了!”

    端敏转头不理他,他们大齐国的皇帝画风为什么这么诡异,为什么为什么!

    “你不去征求一下母后的意见,在这里和我卖蠢有意思么?”端敏认真问道,她还真是为这个皇帝操碎了心。

    齐祯挺胸:“人家长大了,才不要去问母后。”

    端敏扶额,二话不说就走,齐祯拉住她笑嘻嘻:“你看你,走啥啊,真是不好惹。怎么就看不起玩笑呢。”

    端敏:“有这么开玩笑的么?你也太蠢了,现在尺余国的人也在呢,我们不想着怎么收拾他们,自己在这里玩儿哪里是个事儿。”

    齐祯将端敏揽在怀里:“你呀,就是个小傻瓜,不管什么情况下,遇到什么事儿,我们都要放松,要有着一颗快乐的本心。我们又不是为别人活的,他们尺余人是很讨厌,可是讨厌我们也没有必要苦大仇深呀,刚才我不就与你说过么!我们要笑着应对一切,其实你想想,一切我们都是尽在掌握,又有什么可担心呢!是,我们是该小心谨慎,可是小心谨慎的同时也该干嘛干嘛!不要因为他们耽误了我们原本的生活。这样才是正确的做法。”

    端敏迟疑一下问:“真的没关系?”

    齐祯:“当然,你不相信你相公的能力?我说了自己能收拾他们就一定能。现在让他们蹦跶自有我的想法,这可不代表我拿他们没辙。其实就算是他们死在大齐,我一样有法子将事儿推出去。但是经过细想,我偏是不想这么做,你觉得这样有意思么?”

    死人当然没意思,可是那人是尺余人,端敏默默念叨。

    “他们既然来了一趟,总归要让他们知道一下我们的实力,我原本的打算便是让他们有来无回,可是自从上次偷画像的事儿之后我又不那么打算了。我觉得,这样其实不能一劳永逸,我要做的便是一劳永逸的买卖,这天底下可不是只有大齐和尺余。一来,我不会让旁人渔翁得利。二来,我也该让他们知道,得罪了我们大齐有什么下场,尺余人就是他们的前车之鉴。有时候呀,杀人不见血才是最高端的做法。”齐祯拉着端敏言道,只希望她能明白自己的心思。

    端敏不明白,但是她却相信齐祯,那是她的丈夫呀!

    “那你可要多小心。”

    齐祯微笑:“你才是该多小心的那个人。他们不是那么容易能刺杀你的。”

    “我知道。”端敏笑眯眯言道,“我也不是傻瓜,我都分析过了。你看,他们不能派杀手进宫,太危险而且也进不来,唯一能做的,除了联系他们的内奸齐妃,便是在自己进宫的时候下毒。这可都不好做,只要我小心谨慎,一切都是能规避过去的。”

    齐祯点头:“你倒是挺聪明。你放心,这皇宫,比铁桶还铁桶,他们不仅占不到便宜,相反的,来了朕就让他们死也不想再出现。”

    端敏:哦!

    “对了皇上,明天小不点们还照常休息么?”

    说来也巧,明日也是孩子们休息回家的日子,齐祯想着既然如此,倒是不如顺势给他们休假几天,便是言道:“照常休息,他们过来领孩子的时候交代一下,让他们休假十天。”

    端敏诧异:“这么久?”这么久看不见小不点们,她会心塞的呀!

    齐祯拢了下她的头发:“这几日虽然我们可以不当回事儿,但是想来你哥哥他们也没有什么多余的心思来教孩子们,你没有发现么,最近都是你父亲进宫教他们。其实岳父年纪也不小了,我们总不能太过劳累老人家,而且这次的事儿,许多也要他帮忙,不如就让孩子们顺势休息几日,这样倒是也好。”

    端敏听了颔首同意。

    “不过他们来领孩子的时候,一定要谨慎检查,必须是父亲或者母亲,其他人都不可以,而且,派好护卫,不能让人有机可趁。我倒是不担心尺余国那几个皇子公主,毕竟,他们并未来过我大齐,对大齐不甚了解,而且又是自视甚高,实不足为据。我觉得,最大的隐患便是那个李毅之,这个人既然如你所言般聪明,又是那么的了解大齐,我们便是不能不防。”齐祯言道。

    端敏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那我等下就交代下去。”

    尺余使团进京,不仅是皇上皇后,便是其他人也是十足的紧张,这事儿可不简单,不是大家想的那般,众人唯有小心谨慎。

    听闻孩子们照常回家,还格外休息了十天,家长们也都高兴,毕竟是自己孩子,能够天天见总是好的。

    按照以往的惯例,傍晚的时候各家就开始派车到宫门口等待了,阿银在宫门口照料,孩子们不多,倒是也能很快的处理好。

    最后一个便是苏夫人,苏夫人见苏子宁张望,笑了起来,“你这孩子,四下张望什么。”

    苏子宁冲到母亲的怀中,抱怨:“你怎么这么慢,最后一个呢!”

    苏夫人点他的鼻子:“最后一个又怎样,你是男孩子,难道还要担心不成?”言罢,再一看,荣庆公主竟然也在,连忙请安。

    彩蝶笑着喊请起。

    不过是短短时间,彩蝶真是如同脱胎换骨,她的变化连见她不多的苏夫人都感慨万千。

    “多谢公主一直留在这里陪他这个小子,往日里想他大概也多是不懂事儿,还望公主见谅。”

    彩蝶微笑:“苏夫人客气了,才没有呢,子宁十分听话。”

    苏子宁对着彩蝶做鬼脸,苏夫人见了,掐了他一下,“你呀,怎么就这么不像我和你爹,一点规矩都没有,你一定是我在路边捡的。”

    苏子宁撇嘴:“你可拉倒吧,有你这么糊弄自己儿子的么?我都知道,我根本不是捡来的。当我不知道一样。”

    苏夫人顿时脸红:“你你知道啥!别胡说,快和公主道别,我们回家了。”

    彩蝶也好奇的看他们,阿银红了脸。

    苏子宁嚷嚷:“你就是骗人,我知道我不是捡的,我是”

    苏夫人利索的捂住了他的嘴,这个熊孩子,看样子是想挨揍了。

    苏子宁蹦跶。

    彩蝶看他可怜相,言道:“苏夫人,你别给他捂死,这样没有轻重很容易发生意外的。”

    这么一说,苏夫人连忙松手,生怕捂坏了儿子。

    苏子宁被放开之后大喊:“我知道,我是你孵出来的。”

    啥?苏夫人石化了。

    彩蝶也很好奇。

    “我就是孵出来的,我都知道了,叶雨甜她娘都告诉她了,她娘成亲之后就可以找一只鸡蛋,然后孵呀孵,孵十个月,她就破壳而出了,我也是一样的。你还想骗我,这是太不诚实了。”

    苏夫人一个踉跄,觉得整个人的三观都受到了强烈冲击。

    “你是鸡蛋孵出来的?”

    苏子宁谴责的看苏夫人:“可不么?你还当我不知道。竟糊弄孩子,我是你嫡亲嫡亲的儿子呢!”

    苏夫人:呵呵,呵呵呵!长公主,你就是这么糊弄你们家孩子的呀,只是,这么奇葩的理由你是怎么想出来的?

    “对对对,是娘糊弄你,以后与你说真话还不成么?现在,你真的要在宫墙门口与我说这些么?再不回家,你爹可把好吃的都给吃了。”苏夫人就要把苏子宁拉走。

    苏子宁不相信:“你又骗我,我爹对我最好,才不舍得呢!”

    苏夫人怒了:“你再不走,我揍死你!”

    阿银喷了,周围的侍卫望天做目不斜视状,他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听到,真哒!真哒真哒!

    “你们好走。”彩蝶挥舞小手帕。

    “你就会暴力解决问题,真不知道你相公怎么会看上你。哎呀,如果你有皇后娘娘一丁点的温柔,我也就谢天谢地了。”少年老成状的某小孩!

    看着他们越走越远的身影,彩蝶羡慕的不肯挪脚,阿银见了,心里也有几分难受,“公主,咱们回吧,娘娘还等着您呢。今晚皇上设宴招待尺余国使团,您也是座上宾。”

    彩蝶这才打起精神:“好,我们快些,别让皇嫂等急了。”

    阿银笑:“好呀。”

    两人脚步略快,阿银琢磨了一下,开口言道:“奴婢小时候就长在霍家呢。”

    彩蝶看她。

    阿银继续笑:“我与姐姐都是父母双亡的孤儿,是霍家收留了我们。小姐待我们极好。那个时候我就想,虽然没有了父母,但是我还有其他的亲人,我有姐姐,有小姐,呃小姐就是皇后娘娘。”

    彩蝶瞬间明白了阿银话里的意思,她微微垂首,好半响,言道:“谢谢你,阿银。”

    阿银笑:“公主说什么呢,有什么谢不谢的。您是金枝玉叶,怎么能谢我这样一个奴婢。”

    彩蝶微笑:“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是呀,我也不用羡慕人家有娘亲的疼爱的,其实我也不却什么,皇兄皇嫂都对我很好。我不仅有他们,还有母后,还有小霍师傅,小周师傅,他们都很疼我。”

    想到这里,彩蝶竟然觉得,自己其实真的很好,她有显赫的家世,有随心所欲的生活,还有那么多会真的对她好的人。

    呃虽然母后看起来冷冷的,但是也不是真的不关心她,想到这里,彩蝶又来了精神,“走吧,我们快点,不能让他们等急了,我倒是要看看,尺余国都是什么样的人。”

    等到了凤和宫,端敏已经将彩蝶的裙装准备好了:“来看看,有没有觉得很美?”

    彩蝶看皇嫂亮亮的眼睛,一下子就觉得温暖了,对呀,她是荣庆公主耶!有什么好失落的,看皇嫂对她多好。

    “很好看呢!”

    端敏得意洋洋:“那是当然,这都是我准备的,我的眼光最棒了。”

    “咦咦,那边那个?”彩蝶问道。

    端敏献宝:“这是备选方案,我怕你不喜欢第一款呀。也很好看吧?有没有觉得很惊喜?你快试试,看看我判断的准不?我就觉得,这尺寸正和你。”

    彩蝶高高兴兴的点头换衣服,端敏眼光倒确实很准,彩蝶穿上之后好看的不得了。

    彩蝶原本就是个小美人,换上浅粉色的裙装,更是衬得如同小仙女一般。

    “彩蝶长大,一定倾国倾城。”

    阿金在一旁笑着附和:“公主倾城之姿,将来一定能引得天下男子趋之若鹜。”

    彩蝶扬头:“我才不要他们趋之若鹜呢,我要上战场,成为最最厉害的女将军。”

    端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几人都将这话当成笑言,谁人也想不到,就在若干年后,彩蝶真的一语成谶。

    不仅彩蝶的话应验了,其他人也同样如此。

    驿馆。

    二皇子看着烧的旺旺的房间,点头:“大齐皇帝做的倒是不错。”

    李毅之低眉顺眼:“皇子是客,更是代表了尺余国,他们不会做的太过分。只二皇子,您觉得,咱们今晚行动,可是妥当?”

    二皇子温和的笑:“不今晚,其他时间又如何是好?我原以为我们能被安置在宫中的,但是看他们的意思,似乎并不是如此,既然这般,我们掳走皇后的概率就很低了。我之前便是说过,如果不能将人掳走,那么便是将人直接干掉。今晚便是这样一个很好的时机。你想想,我们初来乍到,他们必然手忙脚乱疏于防范。错过了这个时机,其他的时机便是不妥当了。”

    李毅之回:“可是我们很难下手,他们不可能让我们靠近,大齐与尺余不同,男女总是大防的。”

    二皇子笑的更加别有深意:“这你就不用担心了,我自有主意,想来你还记得当时为你调换画像的人吧?”

    李毅之点头。不就是宫中的齐妃娘娘么?可是他也知道,齐妃并不受宠。

    “只要我们将毒药给齐妃,相信她会做的很好,因此你不需要多管。”

    李毅之回是。

    看二皇子这般,他只觉得真是朽木扶不上墙,但是几个皇子之中,这人又是最好依附的,因此李毅之只能如此。

    “那稍后进宫,属下可是跟着?”

    二皇子似笑非笑:“当然跟着,怎么?你不敢?”

    李毅之:“属下自然愿意。跟在二皇子身边,属下又有什么不敢的呢!只不知道三皇子和四皇子那边有什么打算。”

    二皇子冷哼:“我们图谋的是皇后,他们两个蠢人图谋什么,他们图谋的,是如何害死我,你说他们怎么就蠢成这样。你我也不能疏于防备,让他们钻了空子,一定要小心。”

    “是。二皇子放心,三皇子和四皇子一直都在我的监视之下,近来他们虽然小动作不断,但是却也成不了什么大事儿。只”李毅之停了下来。

    二皇子拧眉追问:“只怎么了?”

    “只他们会不会也受到了皇上的什么授意?属下总是觉得这事儿似有不妥当。”他都提点到了这个份上二皇子还是充耳不闻,这样的人便是登上了皇位也会死的很惨,想到这里,李毅之心里冷笑,他委实看不上这个家伙。

    二皇子:“是与不是,我也不知,我们静观其变就是。对了,既然到了京城,你便是不要与蒟蒻接触了,她如若差人唤你,你躲开便是。具体的我来与她说,这个时候可不是任性的时候,我们虽然没有明确的说蒟蒻是来和亲,但是也不能让他们对她的名声有怀疑。说起这事儿便是回到了第一个问题,大齐皇后一定要早死,如若不然,我们如何提蒟蒻封后的事儿?”

    李毅之:“蒟蒻公主是尺余国公主,大齐是不会让一个异国公主做皇后的,最多,也只能是贵妃。主子”

    “怎么就不能,事在人为,你给我办好一切,如若不然,我定当唯你是问。”二皇子不乐意了。原本的温和面具也撤了下来。

    见他如此,李毅之只回了一个是。

    二皇子不耐烦的摆手,李毅之出门,不过走了几步远,就看四皇子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哎呦喂,这不李公子么?怎么,让你家主子给你赶出来了?不至于吧?你不是极为熟悉大齐么?你不是能人么?你家主子怎么舍得呦!呵呵呵呵!”四皇子笑的如同母鸡一般,十足的嘲讽。

    李毅之面色如常:“属下见过四皇子。”

    “艾玛,我可不敢当你一声参拜呀。可别什么时候再害了我,都说最毒妇人心,我看了,如若男人狠起来可真是更加下作。哦,对哈,我不是说你与蒟蒻有一腿的事儿。”四皇子捂嘴笑,做惊讶状:“艾玛,你看看,我怎么嘴上就没个把门的呢!让人听到可怎么办,我好妹妹的名誉呀!”

    “既然你知道我还有名誉,就不要在这里如同疯子一样言语。”蒟蒻公主的声音冷冷的响起

    (本章完)

    (泊星石书院)(pt老虎机注册送38首页)
(快捷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快捷键:→)
小提示:按【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